滚动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中心 > 人物专访 >
“中华第一武僧”——释延武的禅武世界
时间:   2016-08-18 19:50       来源:      

心是一方砚,不空亦不满;眼是一片天,不奢亦不贪。
        
        原本出身在中医世家,什么机缘让他在孩童时期练就金钟罩铁布衫?
       
       他出访过一百多个国家传播少林文化,什么功夫让八九个特种兵甘拜下风?
       
       从看家护院、行侠仗义,到挖掘继承、发扬光大少林功夫,从遍访名师练就绝学,到明心见性智慧开启皈依佛门,他经历了什么样的心路历程?
       
       本期人物,我们带你走进“中华第一武僧”——释延武的禅武世界。

 


本网特约记者 苏瑜  策划 牛俪娜

       
 

精通少林七绝学  击败六国特种兵
释延武:我发了三个愿

 
        常怀慈悲心,去除贪嗔痴,见了天地、路过众生,最终决定要成为怎样的自己?
在世人看来,这个世界充满着你不能理解的人和事,但又充满着不可思议的善意和美好。
       
        在佛家看来,心随境转,苦不堪言;境随心转,就得自在。
       
        盛夏时节,都市繁华中得觅一清静处所—于郑东新区商鼎路延武禅堂,结缘释延武大师,实属三生有幸。
       
        大师面色红润、和蔼可亲,亲自招呼笔者入座、泡茶、倒水,没有一点儿少林一代宗师的架子,于是,采访便在愉快惬意的禅茶品味中开始。

 

父亲慈悲仁厚遭绑架  卖艺老者倾传真功夫

  时间追溯到1970年,河南省确山县一个古朴的小山村里,一个虎头虎脑的孩子呱呱坠地,父母给他取名李耀武。

        李家从李耀武的父亲起,往上数5代,都是悬壶济世的中医,因医术精湛、治病救人而德高望重,慈善盛名远播百十余里;李母是位勤劳持家的女子,善于思考长于经营,她观察发现,大山上有很多野生槐花树,这可是蜜蜂的最爱,于是开始养蜂,另外还养兔养鸡。

       李耀武就出生在这样一个精神和物质都相当富足的家庭中。

       孩童时期的耀武聪明有悟性,他自己动手用泥巴做的小车、小手枪等玩具,惟妙惟肖,父亲看在眼里喜在心里,一心想让这个小儿子继承李家的衣钵。

        而从小在药铺耳濡目染的耀武,看父亲用医术治病救人是那么地神奇,心中也充满了向往。三四岁的时候,他就可以把药橱上面的药名认全了。

        但命运似乎有意跟这个中医世家开了个玩笑。

        耀武5岁那年,一个年逾花甲的老者来村里卖艺,看见了耀武,对耀武父亲说:“这孩子适合练武!”李父面无表情将信将疑,激了老者一句说:“你露一手让我看看!”话音刚落,老者身形一晃,人已蹲在了一米多高的八仙桌上。

        李父惊呆了。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原来,数年前,李家靠勤劳创造的富足家境,不幸引起了土匪的眼红。一个三九天,李父被绑了票。土匪把他反扣在村后山上的一个大水缸里,威胁其家人拿钱赎人。等到被家人赎出时,李父由于严寒难耐,脚趾头已经被冻掉了四个。缓过神来的李父,当即就有了这样的想法:咱不欺负人,但也不能被人欺负;要想不被人欺负,就得有个好身体,会武功。于是,当小儿子出生后,他们特意为他取名耀武。

        看到老者有真功夫,李父便同意了耀武跟随老者习武,老者在村子里住了下来,一同教授村里的五六个孩子。

        山村没有城市的繁华,但却拥有城市所不具备的广阔天地,小时候放羊,耀武只身一人就敢去洞里把狼娃子掏出来。从小就爱动不爱静的耀武,一旦习起武来,内心的“勇”更是被完全激发了,再加上他本来悟性就高,很多动作看一遍就能领会,深得老者喜爱。   

        白天,老者教孩子们六合拳的套路;晚上,他单独给耀武“开小灶”,教他金钟罩、铁布衫等护体功的法门。

        一晃五年,老者决意云游,他拉着耀武父亲的手,建议他把耀武送到登封进一步学习功夫。

        李父坚决不同意,在他的意识里,有一点粗浅功夫,能够看家护院不再受人欺负就行,他打心眼里还是想把儿子培养成一名心怀天下的中医,而且,这几年耀武跟随师傅在村子里习武,不但没耽误学业、也没耽误习医,耀武六七岁的时候,药品药性就已经背得滚瓜烂熟,啥药能与啥药配,啥药不能与啥药配,彼此搭配会起什么反应,耀武都了然于胸,把这么个好苗子专门送到登封去习武,李父可舍不得。

        然而耀武却动了心。这个不到10岁的孩子,偷偷拿了父亲药箱里的钱,独自一人坐火车到郑州,然后又辗转到了登封。

        当时武术名师梁以全根据国家体委、河南省体委关于武术挖掘整理工作的要求和登封县体委的工作任务及分工,正在对少林武术开始更进一步的挖掘和整理,并筹建全国第一所专业武术学校——登封县体委少林武术体校。

       李耀武“仗剑走天涯”的侠客梦就在这里扎根。

 

少林皈依白马寺受戒  立志寻回失传武功绝学

 
        因为“会两下子”,耀武一到学校就当了班长,尽管有梦想支撑,耀武还是在体校感受到了苦和难熬:白天,不仅要习武,还要学文化课,晚上,铺着草苫睡在冰冷的地上。

        而且,既然当了班长,他就觉得一点儿不能比别人差;想不比别人差,那就得多练,所以,他常在半夜偷偷跑到操场上打套路、踢砖、劈木桩。

        1982年深秋,时任武术体校副校长的孙田把耀武叫到屋里,开门见山地问:“愿意拜我为师吗?” 耀武一阵狂喜。第二天,他思忖再三,买了两瓶“四特”,掖进怀里去了孙田的屋里。

        看到酒,孙田眉头微皱,语重心长地说:“你资质不错,我想多教你一些东西。在这个学校资质不错的人不止你一个,知道为什么我挑中你吗?”孙田顿了顿,又说:“有些东西是不能轻易传人的,会的人多了,就会良莠不齐,甚至贻害社会。”

        “我懂了,师父!”耀武说。

        “‘师父’你先甭忙着叫,把酒拿回去吧。”

        当耀武空着手再次来到孙田的屋里时,孙田露出了淡淡的笑意,耀武跪下,郑重地磕了三个头,叫了声“师父!”

         点穴、贴身靠(近距离搏击的一门功夫),孙田教给耀武这两样武艺。

        1984年,耀武被学校选拔参加了全省武术技能大赛,一举获得全省套路冠军。
 
        渐渐的,耀武已不再满足于学校的套路教学,他希望得到更多的“高人”指点,然后去追寻“行侠仗义”的梦想。

        他在登封当地拜访曾经从少林寺里流落出来的老师傅,以及在武术届名气比较大的师傅,他还去过河北沧州、广东佛山、山西运城等地,寻访了多省几十位武术师傅收集武学绝技,期间还遇到不少江湖浪子,假功夫居多,就算难得遇见真功夫,别人也不会轻易传授。耀武靠着悟性和强烈的愿望,在切磋交流中窥得个中奥妙。

        1986年,恰逢少林寺组建武僧队,李耀武毫无悬念地通过各种考试,成为最初的14名队员之一。

        此时,在登封已生活6年的李耀武,早已经对少林寺产生了深厚的感情。在武术体校,他和几百名同学一起参与到电影《少林寺》剧组在黄河边的拍摄中;随后,他看到少林功夫是那么地受人欢迎,亲眼见证了少林寺红透大江南北;也是在登封习武的日子里,他逐渐了解了为什么少林的绝学失传了,原来1928年军阀混战,军阀冯玉祥的部下石友三火烧少林寺,把天王殿、大雄殿、法堂和钟楼等建筑被毁于一炬,许多珍贵的藏经、寺志、拳谱等烧成灰烬,扼腕叹息之余,心中也萌生出武者的豪情。

        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李耀武拜释永信为师,在少林寺皈依,得法名延武。因为当时少林寺不能受戒,直到1993年,释延武只身一人去了一趟白马寺,不过这一趟是瞒着父亲去的,这一趟,他彻底告别了俗世,伴随他23年的“李耀武”,随着“三千烦恼丝”的飘落而淡去。佛门中,自此有了一个真正的释延武。

        在武僧队的那段日子里,释延武功夫精进很多,白天,练套路练搏击,晚上,练搏击练套路。

        释延武想,历史的一场大火致使历代高僧的少林绝学化为灰烬,这不仅是少林的悲哀,同时也是中国的悲哀,随着少林寺名气越来越大,已经成为世界的一张名片,少林寺里必须有人出来解读展示少林确实有绝学的存在。所以他立志要练一身真功夫,把少林遗失的绝技传承下去,把当代武僧该有的责任给扛起来,发愿今生要为少林武术事业而献身。

        和武僧们苦练功夫的同时,释延武渐渐觉得自己明白了一个道理:武术的精华,就是能打能挨。但慢慢地,他也有了困惑:学习功夫,就是为了能打能挨?

        释延武无法让自己从困惑中跳出来,甚至把这困惑和自己的理想搅和在一起,从而产生了新的困惑:就算我能打能挨,就算让我去“行侠仗义”,充其量只是以暴制暴,和社会的文明格格不入。习武到底有什么用?  

 

第一位上大学的少林武僧  特聘为武警总队教官

忧虑不会产生智慧,武力只会增加冲突,唯有恬静的心境才会盛开智慧的莲花。

       虽然最初习武源于连环画里的打富济贫、行侠仗义的情结,自己也非常崇拜李小龙和霍元甲,毕竟他们通过弘扬中国功法,让世界了解了中国,是中华民族的骄傲;但释延武却在苦练中认识到这些大侠们的做法并不是真正的智慧。

        什么是武术的最高境界?不战而屈人之兵,不出手就能将对方折服,这才叫真功夫。把对方打休克为止,或者打败、打倒,只会陷入无休止的竞争和报复,冤冤相报何时了?这又怎么能体现出佛家应有的慈悲?

        释延武觉得传统武学不应该是自己要走的路,自己理解的武学精神也不该是这个样子,他要找到一条独特的、让人心服的习武之路。这才是真正的武学精髓。于是,他把所有习练的重点放在了“护体”功法上。

       人不能总是低头做事,抬头看路也很重要,释延武认为,要把中华武术发扬光大,不能只做一个武夫,还得有更多的理论知识充实自己的头脑。有了这一转变,眼前的路就变得异常清晰起来。于是,在获得三届全国散打比赛冠军之后,在应中央电视台邀请,与当代武星李连杰联袂主演了大型功夫片《中国真功夫》之后,1992年,释延武考入武汉体育学院.

        “在武汉体院这4年,我不能算是一个好学生。”释延武笑说,“我太忙了,大部分时间都在北京和国外。”

        原来,武警总部到学校挑选教练时相中了释延武,他成了武警总部的特邀教官,负责特警和军校学员的套路和散打技能的教授。同时,释延武还跟随少林武僧团一起弘扬少林功夫,第一站在郑州黄河游览区,第二站到了广东石龙镇,后来再到海南,然后又走出了国门。

       释延武随团出访了一百多个国家,进行过200多次的比赛、表演和教学。他身体没有死穴,敢于站在舞台上接受任何人的挑战,并且成为从来没有被打倒过的一名少林武僧。

        同时在少林文化推广、交流的舞台上经历了数十年的风雨沧桑,他推动了少林文化的崛起,在少林文化发展史上起了重大作用,他让更多人了解中国功夫、了解了少林文化,树立了少林功夫品牌形象。扩大少林品牌在海内外的影响,为少林禅宗武术文化的兴起与传播做出了不可抹灭的贡献。

        释延武不仅是第一位读过大学的少林武僧,同时也是第一位获得硕士学位的少林武僧。在北京就读中国人民大学期间,他通过广泛的学习,把武学精神与更多的哲学思想融会贯通。
 

铁裆功堪称武学绝技  八九个特种兵甘拜下风

没有发心,就没有修行。在释延武看来,所谓的武术真功夫,一是要能打,攻击直接有效,一拳一脚一招一式就能将对方打休克;二是要能抗打,身体没有死穴,别人突然袭来几百公斤的重拳也能安然承受,这就是真功夫。不像现在很多节目中武术展示都有很大的水分,真功夫可不是那个样子。

        金钟罩、铁布衫、阴阳气,别人重击几百公斤,如何才能承受呢?释延武表示,一是靠气,就是内功,二是要靠内力去缓冲,击打的时候,对方用多大力,就用多大的内力去缓冲,这样才不会伤及到五脏六腑。他对自己要求很严格,身体任何一个要害部位都要训练,不能让自己的身体存在死穴,包括喉咙都要通过内力练习。长年累月的训练以至于他声带增厚,声音沙哑,甚至连喉结都消失了。

       这样练真的有效果吗?面对笔者的疑问,释延武说,把他用绳子在脖子处吊起来,坚持二十多分钟没一点儿问题。

       这些都还是小儿科。

       说起释延武最拿手的武学绝技,当属“铁裆功”。1995年,释延武的“铁裆功”获得世界最高功夫奖,载入《世界名人录》和世界功夫吉尼斯纪录。

       “铁裆功”原本是一门失传千年,达摩祖师所创的少林养肾功,传说此功练到一定境界,可以把男性最脆弱的器官——睾丸收进小腹,这样不管对手如何踢打如何重击,身体都能承受。但是在释延武看来,这还是存在一定的弊端,因为高手过招,或者实战中,对方都是突然出手,是不可能给你时间运气的,更别谈将睾丸收入体内,那怎么办?他突然萌生出一个可望不可及的想法,能不能不把睾丸收进去,也能承受几百斤的重击呢?或许在别人眼里这只是一个很荒谬也不可能实现的想法,但是释延武却很认真地寻找方法。凡事就怕认真,目标确定后,没有师傅请教,他就翻阅典籍自己琢磨习练,不知历经多少日夜寒暑,他终于做到了。

        2007年夏天,六国军事组织在俄罗斯举行反恐军事演习。在表演环节,一些外国军官看不起中国功夫,说这是花拳绣腿不堪一击,释延武坦然走到舞台中央站定,说各位看到我们今天的表演,就会对中国功夫有全新的认识,有些外国军官就开始嘲笑,功夫是用来实战的,可不是用来表演的。

        释延武当然毫不示弱,说你可以让你的特种兵来试试我的‘花拳绣腿’,这下不得了,六个国家八九名特种兵一拥而上,将释延武团团围住,叫嚣着就是要挑战一下中国功夫。这些特种兵个子都特别高,释延武和他们相比,脑袋还在他们的肩膀下边,这八九名特种兵的拳头攥起来像油锤,而且个个足蹬前后都是钢板的军靴,当时带队出访的领导都很揪心怕出人命。

        只见释延武面无惧色,身形一晃沉稳地扎了个马步,这八九名特种兵用他们的拳头,用他们穿着军用靴的脚,用他们的肘,用他们的膝,狠命地击打着释延武的裆、软肋、头、胸、咽喉…… 虽然遭受八九名特种兵的重重攻击,但是释延武却稳如泰山、面不改色,现场开始沸腾了,在场的六国军演人员的欢呼声一浪高过一浪,经久不息的掌声中,六国将军纷纷起身敬礼,俄罗斯国防部长、六国军演最高指挥官快步走下主席台,走到台上紧紧拥抱释延武,释延武成为唯一一位被军界授予勋章的少林武僧。

        看着这枚“和平使者”勋章,释延武感慨万千。每次演出,他都要求队员展示时要超水平发挥,你受伤了算是为国争光,你要是在舞台上失误了,那你就是千古罪人。这次,少林武僧团不远万里从中国来到俄罗斯,他们代表的不是中国武术界,也不是少林寺,也不是中国佛教界,而是中国十几亿人。此前,没有任何一个武术团体,能走进六国军演的现场,少林武僧团做到了,而且还被授予了勋章。 

        2008年8月,智利。释延武随河南文化代表团南美之行的最后一站。偌大的表演台上,释延武刚扎好马步,一个身高近两米的异国壮汉走到他面前,抡起拳头“嗨”地一声怒啸,“砰”地一声响亮。或许是倾尽了全力,这位当着职业拳击手的壮汉甩动着击打过的手,龇牙咧嘴颇显痛苦地看着面前的释延武:头皮破了,血流了出来。

       台下一片惊呼。释延武收起马步,冲比他高出近一头的壮汉友善地笑说:“如果你有兴趣,可以再打一拳!”

       台上,壮汉目瞪口呆;台下,掌声雷动。掌声中,释延武再次扎好马步;静寂中,一根玻璃杯口粗的木棍被抡圆了狠狠地砸在释延武淌血的头上,“咔”地一声响亮,断了。

       无论重拳还是木棍,表皮破骨不折。“中国功夫!”“中国功夫!”台上台下,欢声雷动。
 

七项武学绝技怎么传  为禅武医奋斗终身者得之

人生境界,是心灵的境界。若心乱神迷,无论我们走多远,都是难以捕捉人生的真象,难以领略雅韵的风景。其实练功也是一样,需要安静专一用心坚持。

       功课是每天都要做的。不管是刮风下雨、坐飞机火车也好,释延武从来没有间断过练功,因为一间断功夫就会退化。所以每天练功都是按照既定的功课计划进行,并且每天都要保质保量的完成,释延武从来没有今天的事情放到明天去做过。

       他每天四点钟左右起床,诵经做早课,之后修练内功,内功不止是打坐,它是静与动的结合,然后开始习武,再练习毛笔字。他还每天抽出一个小时的时间看书,武学的、佛学的、医学的。

        慈悲心发出来了,心胸自然就能打开,烦恼、业障自然而然地就会消失,心胸打不开,永远活得累。释延武表示,他每天休息3-5小时即可满足自身所需,主要通过打坐来休息,调节身体经络气脉,打坐一个小时,相当于躺床上深度睡眠3个小时。因为人在躺着的时候,五脏六腑是积压重叠的,并不能完全放松和休息。而在打坐的时候,身体里的五脏六腑是挂着的,再通过武学功法来养生,这样打坐休息不知道要比躺在床上休息强出多少倍。

        从35岁开始,释延武每年做一次全身体检,前段时间刚体检结束,所有指标都正常。功法的修练,让他的身体状况并没有随年数的增加而发生太大改变。很多人一看到他发现他的脸这么红,就怀疑他有高血压,其实这是血脉相通的缘故。早在1987年,释延武就把任督二脉打通了。气血通、百病消,身体任何一个部位,只要得到充分开发,都有无限的可能。

       谈及自身“少林武学七项绝技”的传承问题,释延武坦言,暂时还未找到愿意为禅武医奋斗终身的人,现在的孩子练武,大多都练个三五年,就不练了,再长的可能十年左右,但要让他放下名利,一辈子一心一意钻研武学,以传承绝技为毕生信仰,这样的人寥寥无几。

        不过释延武也不着急,毕竟缘分这灵物,修百世方可同舟渡,修千世方能共枕眠,就连前生五百次的凝眸,才换来今生一次的擦肩。他相信,总有一天,他会遇到一个像他一样坚定执著的人。
 

我发了三个愿  这辈子做好禅武医即可

心生智慧,无处不是乐土,佛教之所以传承不朽,就是在于包容万物,没有分别心。

        中国的禅宗虽然由达摩从印度穿到中土,但经过千百年的发展,中国的禅宗本质上已经与印度的禅有别,中国人以自己的思想方式和文化特征建立了包融儒、释、道的中国禅宗。

        释延武表示,自己此生只有三愿:

        一愿:用毕生精力来弘扬少林禅武医文化;

        二愿:推广少林养生功法来利益众生;

        三愿:传承慈善文化,践行慈善事业。

        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在围绕这三大愿而行。不管别人说什么,他丝毫不在意,因为他的发心是正确的,是利益众生的。

        在释延武看来,少林武术的真正精髓,其实就是禅武医,这三者之间是相通的,相辅相成的。习武之人,若想达到一定境界,想成为一代宗师,首先必须要学会禅定,不能经不起任何诱惑,过了这一关,才能用心去研修武术;武本质上就是医,习武的最高境界就是为了养生,练武之人不懂医的话,不懂运动生命学、运动解剖学以及中医的经络学,那永远也成不了一代宗师。总之禅武医是一个完整的大系统,三者相辅相成,缺一不可。

        这些年,释延武一直围绕“禅武医”这三个字来修。
 
        禅:禅是一种活在当下的生活状态,应该让每个人都来享受这一状态,但现代人生活节奏比较快,一般寺庙都在深山,想去寺庙吃个素斋礼个佛,至少要跑一天。为了解决这一矛盾,释延武萌生了“在都市和寺庙架起一座沟通的桥梁”的想法,他在市区开办了两家延武禅堂,一家在北京,一家在郑州,禅堂雅静素韵、佛音袅袅,里面有禅茶、有素斋、有佛堂、有禅修,明心见性、开启智慧。释延武把这两家禅堂定位为禅茶素斋的“黄埔军校”,希望通过这个平台来培养专业的人才,让禅堂在都市 ,以更好地弘扬少林禅武医文化。
 
        武:央视《功夫少林》栏目组,为了拍摄关于武学的一个纪录片,在登封走访了三年,把少林寺和少林寺周边,所有在武学上有所作为的传承人挖了一遍。纪录片一共五集,其中第一集就是释延武的“绝学”。释延武说,等片子播了之后,大家会更加了解他。这几十年,释延武用心研修少林武功绝学,没有看过展示的人都不相信,看过展示的人都相信少林绝学传承下来了。为了更好的传承少林武学,他计划打造两个中国尖端的武学基地,一个是会善寺,位于河南登封嵩山积翠峰下,山清水秀、林深谷幽、花木葱郁,是一个汲纳嵩山灵气之胜地,这里也造化了一位佛教史上著名的得道寿星——道安禅师。释延武的武僧团就在这里,他计划将这里打造成一个在武学方面最尖端的团队,培养少林武僧团的后备队员,以弘扬少林文化。另外一个是在江苏天佛寺,计划打造成一个培养僧团组织的道场,以传承佛教文化。
 
        医:出身于中医世家的释延武,自小就打下了扎实的中医基础,后来又特意到卫校专业进修学了几年医学。释延武认为中医解决不了的,西医可以解决,西医解决不了的,中医可以解决,而中医主要在于养,养生分三大块儿,一是通过药物养生,二是通过食疗养生,而他是通过少林传承下来的千年养生功法来养生。对于医的定位,他主要通过延武禅堂的素斋养生与传统功法养生相结合的形式,真正体现少林禅武医三合一,定期邀请中西医学界、养生界、各大门派重量级的专家师傅在延武禅堂做讲座,同时他也在全国讲授养生课及传统功法,让更多人受益于少林养生功法的健康福报。 

        对于笔者提出网上有些打着释延武旗号,来做一些欠妥事件时,释延武坦然一笑,小乘佛教渡个人,大乘佛教渡众生,其实众生并无分别,既然发着渡众生成佛的愿,就该以平常心安然处之,关键在于是自己所做的一切,发的念都是正念,弘扬的都是正能量,至于别人网上怎么去评论,对他来说都一点儿都不重要,他是出家人,做好当下的事就好。
 

亲创两大慈善基金会  普度众生以善行天下

佛心者,大慈悲是,以无缘慈摄诸众生。又慈悲为万善之基本、众德之伏藏。本着这一佛家思想,释延武以菩萨之心创办了两大基金会:中华少林禅武医发展公益基金、河南省会善助老基金会。

(一)中华少林禅武医发展公益基金

       2008年3月,释延武与中华社会文化发展基金会一起,创办了中华少林禅武医发展公益基金,该基金以“传承中华优秀文化、热心社会公益事业、弘扬少林禅武医文化”为宗旨,以“弘扬中华大武道、振奋民族精气神、展示少林禅武医、和谐世界天地人”为己任,不懈地致力于中华少林禅武医文化事业的探索与发展。

        中华少林禅武医发展公益基金,自2010年10将管委会办公室设在嵩山古刹会善寺后,释延武法师率领团队遍访名师、专家学者,探讨嵩山文化、会善文化,多年来一直致力于嵩山文化的推广和弘扬,尤其是对会善寺的佛学文化、禅茶文化、善文化的整理和挖掘更是投入了大量精力,将文化之魂、善行之本融会贯通,为丰富弘扬中华民族善文化不懈努力。

        2011年10月,中华少林禅武医发展公益基金,在会善寺隆重举行“道安国师法像揭幕暨重阳会善笔会”,以此来纪念道安国师,讴歌中华民族传统的善文化。

        2014年10月,为响应星云法师倡导的“人间佛教”,延武法师联合中国人民大学在海峡两岸发起“佛乐中华 梵音盛典”两岸佛教音乐会巡演活动,旨在用佛教音乐、舞蹈、武术相结合的形式,弘扬中华传统文化,传播“人间佛教”思想。

(二)河南省会善助老基金会 

        2012年10月,为了更好的弘扬会善文化,释延武发起成立了“河南省会善助老基金会”,宗旨是依法接受捐赠,开展社会敬老、助老活动,把为天下的老人营造一个温馨的家作为自己的“中国梦”,计划在十年内捐助敬老院99家,支助万名孤寡老人。

        2013年9月,河南省会善助老基金会举办“第二届(中华)善文化节”,旨在弘扬中华传统善文化,营造人人向善的社会气氛,促进中华民族慈善事业的大发展与大繁荣。

        2014年11月,为了让更多老年人老有所养、老有所依,也为了更好的践行党的十八大精神,释延武领军的中华少林禅武医发展公益基金,河南省会善助老基金会,联合海内外爱心企业、公益慈善机构、传媒共同发起推动“善行天下——中国会善助老行”公益项目,具体活动如下:

        2014年12月20日(登封站),向石道乡敬老院赠送了价值12万元的数码治疗仪、水牛奶、中药养生茶、保健食品、帆布鞋等物品;

        2015年2月22日(驻马店站),为敬老院送去了价值十万余元社会各界的关心和温暖;
        2015年4月10日(新密站),为老人们送去了价值八余万的老年用品等慰问物品;

        2015年4月22日,释延武负责组织“海峡两岸佛教文化拜祖团” 参加了乙未年黄帝故里拜祖大典;
        2015年5月6日(茌平站),为该校师生捐赠了价值5万余元的学习用品及特殊教学用品等物品;
       2015年8月10日(晋城站),为晋宏老年公寓捐赠了价值9万余元的生活用品及老年护理用品等;
       2015年10月22日(登封站),为中岳办事处敬老院带去了价值12万余元的捐赠物品;
       2016年4月9日,释延武组织“海峡两岸儒释道文化拜祖团”,参加了丙申年黄帝故里拜祖大典。
     
        从2010到2016年5月份,释延武大师传禅宗之法,演武学之术,发善行之本热心于社会公益事业,为家乡修路,救助贫困失学儿童,为台湾男热地震义演捐资1800万台币,为汶川地震个人捐款10万等。河南省会善助老基金会对敬老院及其他贫困群众等多处进行资助,总资助金额达数百万元,营造全社会“尊老、敬老、爱老、助老”良好风尚,同时也邀请中央电视台、河南电视台等多家权威媒体对会善寺文化进行解读、宣传,旨在弘扬嵩山文化、会善文化、中华善文化美德,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贡献力量。
 
 
编后记:
        采访临近尾声,释延武又为笔者倒了一杯茶,还提醒笔者颈椎不好,多注意时令养生。一代宗师如此谦和态度,不由得让人心生敬畏。真不敢想象,这位曾任少林寺武僧团总教头、中国武警总队特邀教练,现任中华少林禅武医管委会主任、释延武少林武僧团团长,竟然如此平易近人。

        人生一世,草本一秋,谁都想活得幸福。可什么是幸福呢?宋朝的无门禅师曾有诗云:“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释延武说圣人之道毕竟孤独,对于普通人来说,这福那福,归根结底心灵的安宁才是真正的福祉。

        但人心难免浮躁,忧虑从不断绝,心,何以自安呢?释延武说,安心,不是强制克制欲望,而在于体味仁道,能体味亲友之情,才能使内心有温度,能体味四季变换,才能让内心有春色,要以这些露水供养人心的枯木,才能使枯木逢春,感受内心的安宁。

        在20多年的传播路上,释延武的足迹踏遍了全世界100多个国家和地区,他为宣传中华武术文化,为宣传中华少林真功夫,为传播中华少林寺品牌,在武术搭台,经济唱戏的战略方针下,为河南省的旅游和经济建设做出了巨大贡献,被河南省人民政府授予:传播中原文化使者的最高荣誉;他肩负着中华民族政治任务进行国际武术文化交流,为捍卫中华民族的尊严,为传播中国武术的精神,为弘扬中华少林文化,他接受着各国高手的挑战,他几十年来承载着各国挑战者的成千上万次的拳打脚踢。延武师父面对高手不战而屈人之兵,向全世界证明了真功夫在中华,真功夫在少林!

上一篇:张宇写经 下一篇:一位河南村支书的十年扶贫思考

标签:
责任编辑:焦新社
分享到:
更多延伸阅读:
更多图片新闻
京ICP备10010491号-3 京公网安备11010602130022号 国新网许可证编号:1012006039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方庄芳星园三区14号 新闻热线:010-53959105 邮箱:zswjjgc@163.com
中国商务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Copyright 1998-2015 by www.comnews.cn All Rights Reserved